IMG_1359  

今天陪欣宜姊姊欣潔參加參選「松山信義區」立法委員記者會,席間有朋友問我對於欣潔以出櫃女同志參選立委有甚麼想法,我就以「給出櫃女兒的一封信」來回覆我內心的想法,謝謝大家。

呂欣潔的參選宣言:謝謝大家的支持鼓勵!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enniferLuTw/photos/a.1093153577428900.1073741828.1091395107604747/1093153474095577/?type=1&theater

 

英文的參選宣言:Seeing the New Possibility!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otes/%E5%91%82%E6%AC%A3%E6%BD%94/seeing-the-new-possibility/10153897425664815?pnref=lhc

 

 

親愛的女兒:

  提起筆想對你說些什麼,才知道是如此千言萬語而難以下筆。

  真的,媽媽只要一想到就心痛,回想二十二年前,妹妹九個月時被診斷出罹患了側畸症合併複雜先天性心臟病,為了延續她的小生命,她歷經三次開心手術、三次腦部手術,在一歲半時,曾因為醫療疏失而造成腦部嚴重缺氧、全身癱痪,當時的醫生說她會變成植物人。

  當時哥哥十二歲、你才十歲,正值歡樂的童年,可是那時候妹妹只要一發燒就得趕緊送醫急診,常常一去住院就是十天半個月,尤其是四歲那年感染腦膿瘍,開腦三次住院四個多月,媽媽都必須在醫院照顧妹妹無法回家。

  媽媽為了照顧妹妹,所有正常的生活秩序都脫離常軌,我早已經疲憊不堪、自顧不暇,當然也無心力再照顧你和哥哥。而當時你們的爸爸任職高雄二年,乖巧貼心的你們卻耐心、合作,不吵鬧、抱怨,你們倆自己上學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、自己去補習,甚至生病了也自己去看醫生。媽媽只要一想起你們的成長歷程,我的心底就有太多太多的虧欠與不捨。

  小小年紀有一個這樣先天殘缺的妹妹,你們兩人從最初的不知所措,轉而接受事實堅強成長,成為媽媽照顧妹妹的好幫手,不管是妹妹生病住院或是平常在家,你們都會盡量抽空和我一起照顧妹妹,你們是那麼打從心裡的疼愛妹妹,雖然這些生命的體驗是課本上學不到的,也是一般人所不能體會的,只是,面臨承擔家庭照顧責任和自我成就實現的兩難關卡時,該如何尋找平衡以及聆聽自己心裡真正想要的聲音?這應該是你們兩人內心裡最大的掙扎吧?

  你大一時,妹妹因為肋膜炎高燒住院一個多月,你帶著學姊來醫院探視妹妹,然後介紹學姊是你的「女朋友」時,我當場至少有十幾分鐘說不出話來(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出櫃)。但是當時妹妹一直高燒不退,所以我也無暇處理這些複雜的情緒,也不想去碰觸這個敏感的話題,心想等你度過一段模糊期後,也許又可以恢復「正常」,重新喜歡男生了。

  後來你不顧我和爸爸的反對,堅持進入「同志社福機構」為同志運動而努力,甚至常常公開上電視為同志發聲,雖然你自覺以擁有一個札實的同志身分為傲,但是你可曾想過你在媒體上公開出櫃,卻已經把你的父母推入了暗櫃之中,因為我們實在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親朋好友的關心與詢問。儘管如此,我們卻也不曾責備過你,我們對你的愛也不曾因為你是同志而減少一絲一毫,我和你爸爸一起努力學習如何調適與面對,一步一步接受你的性向與你同志運動的工作,因為不管你是異性戀或是同性戀,永遠都是我們的心肝寶貝,我們只希望你能擁有一個健康快樂自在的人生啊!

  這幾年看著你為了各種同志議題,不只是站上街頭爭取權益、風塵僕僕地至全省各級的學校演講、進入群眾進行教育,更長期與中央和地方政府合作,建構各種性別友善資源和政策;這幾年,你也投入國際人權工作,至亞洲各地參加ILGA研討會、在聯合國內與歐盟會議當中,親身體驗台灣的優勢與困境,也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同志運動,還有每年的募款晚會和同志大遊行都有你積極參與的身影,看到你無暝無日地為同志運動而努力,如今更願意勇敢的站出來為更多弱勢的人民服務,以社工專業的訓練為婦女丶障礙者、同志、家庭照顧者發聲!媽媽真的很感動,也以你為榮!

  但是在以你為榮的心情中,卻又有些莫可奈何,因為面對著整體社會對於同性戀的歧視與強大壓迫,媽媽此刻真正地感到沉重起來,我默然想著,卻無法大聲地說出冠冕堂皇的話鼓勵你,因為我知道,這條人跡較少的路,路上的荊棘不是我能爲你清除的,也不是我能代替你走過的。

  雖然深深地爲你可能遭遇的種種摧折挫敗心痛著,但是心底卻是篤定地感覺到,淳厚善良的你,處處爲他人著想的不自覺修行,必然能爲你自己與同志運動走出一條康莊大道吧!媽媽是這般地祝福你!

  你妹妹過世已經一年七個多月了,真的有那麼久嗎?我怎麼覺得還是彷如昨日呢?這些日子我還是完全無法聽到別人提起妹妹,只要有人問起,就幾乎讓我陷入低潮的崩潰裡,強烈的悲傷突然地擊打而來,我真的還是無法接受,無法適應,心緒呆滯哀痛,媽媽實在是無心無力走出這份巨大的悲慟啊!
  
  貼心如你總是安靜傾聽我的悲傷,陪著我一起流淚,還安排我們全家一起去「家族悲傷治療」,雖然我不知道我的悲傷還要持續多久?雖然我還是無法做到看得破,忍得過,放得下的斷魔腕力。但是,為了爸爸、哥哥和你,我一定會一再地去努力,努力建設自己去適應及準備如何面對再也沒有妹妹的生活。

  二十一年來,妹妹歷經三次開心手術、三次腦部手術,進出加護病房無數次,曾多次面臨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生死一瞬間,在一歲半時,也曾因為醫療疏失而造成腦部嚴重缺氧,全身癱痪,當時的醫生說她會變成植物人。

  二十一年來妹妹撐著病體沒有說走就走,就是為了真真實實教育我們如何面對生死。她完全不遺餘力的撐到最後一刻,充分發揮她生命的光輝,即使二十一年來她受盡了我們不堪想像的病苦和折磨……。

  她是那樣的愛我們,不忍我們因她的離去而悲痛,所以,她用二十一年的時間諄諄教誨我們接受生死的無常,讓我們從不捨她的離去而極力搶救,慢慢轉變成不捨她的受苦而選擇衷心祝福她一路平安回到天家。所有的這些陪病經歷,在在都幫助我從不同的面向探索生命,也讓我更深刻的體會到,人生在世的榮辱禍福千種萬般,但在“死亡”面前,恐怕都是小事了,不是嗎?

  上天選擇我成為一個先天性心臟病重症病兒和女同志的媽媽,我相信那是因為我的愛是通得過嚴酷考驗的。我以為不管是身心障礙患者或是同志的家庭,需要所有家人彼此之間,更耐心的傾聽,更溫柔的體諒,才能攜手一起度過這個人生困境。
  
  雖然我們最親愛的妹妹已經永遠離開我們了,但是你們三個心肝寶貝都是媽媽永遠不悔的愛。親愛的孩子,媽媽謝謝你們,給了我這麼多美好的事物,因為我目前所擁有的,早已超過別人所能想像的了!媽媽只想告訴你,我永遠以你為榮!即使未來的路還是艱難,不管發生任何困境,媽媽的臂彎永遠為你們伸展開,永遠是你們的避風港,我愛你們!


最愛你們的媽媽筆    

--此篇文章曾刊載於親子天下53期第9篇家書

全站熱搜

愛在生命缺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